2月28日:冷战监护者的最后一场政变

整整21年前1997年2月28日土耳其经历了近代史最重要的一场军事干预之一。

2月28日:冷战监护者的最后一场政变

2月28日:冷战监护者的最后一场政变

全球视野  09

228日:冷战监护者的最后一场政变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228日:冷战监护者的最后一场政变
整整21年前1997年2月28日土耳其经历了近代史最重要的一场军事干预之一。
对于土耳其来说军事政变或未遂政变已不是一个特殊情况。政变日期清楚地表明,我们每隔几十年就要面对一次这种举措:1960年,1971年,1980年,1997年(2月28日),2007年(4月27日),2016年(7月15日)。
当谈到1997年时,如果认为最后政变是在1980年发生的话,那么也可以认为1997年的政变是一个被推迟进行的政变。 但是,这一政变是在政变将军埃文下台8年后发生的,由此便可以理解这种情况。

土耳其为何每十年发生一次政变呢?
如土耳其这样的进攻型国家全球大国是不允许任其自由发挥的。 这些大国很清楚任其自由发挥时,这些国家会做出些什么。 出于这个原因,大国希望不断地控制这些国家。 我们从德国问题中就可以明确看到这一点。 两次努力改变全球政权且以失败而告终的德国,军队和武器受到限制。
在土耳其发生的政变中前总理阿德南·曼德列斯被绞刑,这次证明了这个国家具有这种潜力。 出于这个原因,借助1961年宪法建立了一套监督制度。 每十年进行一次的政变事实上是为控制国民进行的调整。

 

在如土耳其等国所发生的军事政变不能仅通过内部因素来解释。就在上周,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局长詹姆斯·伍尔西在检察官罗伯特·米勒就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调查中承认美国也干预了其他国家的选举。同样的,在土耳其1980年政变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顾问保罗·亨策向时任美国总统吉米·卡特表示,“我们的年轻人成功了。”

20世界90年代从土耳其角度来讲,我认为已故总统厄扎尔在土耳其经济发展和自由方面均取得了非常重要的进展。随后已故的埃尔巴坎担任总理期间国家经济也取得了迅速发展。如果这一进程继续,土耳其可能会失去控制,可能会制定自己的路线。

2月28日军事政变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发生的。

 

2月28日军事政变进程

 

军事政变于2月28日随着坦克在安卡拉新江区中心游行开始。这可能是一种非常普通的情形,但你们生活在过去曾经发生过坦克包围议会、总理、部长被处死的一个国家里,因此当人们看到坦克游行时会联想到很多情形。事实上,军事政变进程就是以这种形式开始的。军事政变者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上以与平民同样的数量的军人强制政府制定行动计划。军人的意图被曝光后,整个国家就像早就在等着野蛮者一样立即被他们制服。

国家似乎曾以进行过演练的行动一样进入政变进程。医生,官僚,民间社会组织纷纷加入参谋总部的简报比赛以了解我们处于一个怎样的反动性威胁之下。

结果

但是进程没有在那里结束。被推翻的政府,混乱的混合政府年代,被拘留的人,被解雇的人,死亡,自杀,被剥夺了青春及未来的一代

从基本权利和自由角度来讲获得的所有权利被剥夺,返回军事政权时期的一个土耳其

正如在2002年所看到的一个经济崩溃的国家

一个充满贪污腐败,抢劫和掠夺的乱局

之后

2月28日企图控制土耳其国内外势力集中在一起是冷战时期的最后一击。俯瞰社会和价值观的势力已明确意识到已无法控制土耳其。全球化和通讯时代,因其所拥有的多元主义,多元文化主义,民主经验,土耳其已无法被过时的冷战方式控制。

在我们回顾过去时,不是从2月28日冷战角度来看,而是从看似和平的新的监管角度来讲可以说是成功的。因为在那一时期除了今天被人知晓的菲图拉恐怖组织之外,所有民间与宗教组织几乎被解散。

从今天来看可更好的看出,通过2·28日为7 ·15进行了一次大清理。通过消除民主和平民因素的方式,为被企图打造的新型训政,即葛兰恐怖组织创造一片场所。

同所有这一切一起未被计算在内的两个因素将所有的计划落空。总统埃尔多安绝不投降的领导力以及我们民族与领导人展现出的历史性以命抵抗态度。7月15日,250人牺牲,2000多人受伤。但是挽救了我们的祖国,未来和荣誉。我们的民族向全世界展现出如何以最民主的方式扭转抵抗的态度。

2·28的教训

对于全球角色来说重要的不是训政的源头,而是训政其本身。所以不应忘记全球性角色们在其它国家不是寻求民主或人权,而是寻求符合自己利益的训政。对于全球性角色来说,这一训政是否基于军事,宗教,世俗或民族主义并无任何区别。

训政体制的解药是尽可能向民众开放体制的所有领域。向人民开放被隐瞒于民族和政治的司法,高级官僚和学术的所有领域,是令训政紧张的最为重要的因素之一。

封闭和不受监督的一个安全官僚体系是制造训政重要的因素之一。所以对安全官僚体系的民主监视,监督和控制极为重要。

土耳其通过沉重的代价所吸取的经验,为所有向往独立,自由和有尊严生活的民族指明了方向。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