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大选为何如此重要?

无论如何,6月24日的最终决定,不是媒体因素或利益团体,而是根据自己的自由意愿和选择由土耳其选民作出。

6月24日大选为何如此重要?

 

6月24日大选为何如此重要?

作者:İbrahim Kalın 易卜拉欣卡林)

无论如何,6月24日的最终决定,不是媒体因素或利益团体,而是根据自己的自由意愿和选择由土耳其选民作出。

在只剩下4周这样一个短时间里,6月24日,土耳其的选民们将为选出新总统和新议会而前去投票站。这些选举,因正值土耳其总统制的过渡,为此,具有许多政治和经济课题。

去年的公投中批准的是单一管理的总统制。由于不具有一个联邦结构,为此,与美国的体制不同,不过更与法国相似。但没有总理职务。所以,也与法国有别。新体制在立法,执行和司法间强调力量互不干涉。议会出台法律,政府进行监督,总统则对内阁具有全权权利,同时对人民负责。司法将是独立和中立的。

这一体制将保护土耳其的稳定免遭无力的联合政府来管理。

为总统大选,不少候选人角逐。

然而,不会令人惊奇的是,现任总统埃尔多安将在竞选中以头号位置处在对手面前。毫无疑问会在第一轮就获胜。考虑到长期受土耳其选民之爱戴的埃尔多安,包括16年的巨大贡献和重要的社会政治变化,他依然是土耳其最为值得信任的领导人。

这一信任源于埃尔多安的成绩。除了诸多领域,埃尔多安振兴了土耳其处于死亡边缘的经济。土耳其的国民收入翻了三倍,使得土耳其走向全球市场,成立了数十个大学和研究中心,结束了军管制。承认了库尔德人,阿拉维人,亚美尼亚人和历史上受到压迫和排斥的土耳其社会中其余群体的权益。2007年和2010年顽强抵抗了软体未遂军事和司法政变,并于2016年7月15日挫败了葛兰恐怖组织的政变阴谋。

一视同仁地服务和承认人们的身份和文化传统是埃尔多安政治哲学的主构架。这一点上就领先于其它对手。作为一个右翼政党的领袖,埃尔多安未走狭隘的民族,地区或意识形态路线,而是想拥抱社会的所有阶层。作为政治的现实,我们不能说每个人都对埃尔多安满意,但其吸引力显然传播到社会和政治团队。

然而,竞选对手以反埃尔多安作为竞选策略来运作,为获得选举否决政府所说的一切,采取的立场就是反对一切。过去任何时候这种做法都没能奏效,对于6月24日大选来说也不会奏效的。 土耳其选民是有知识和警惕性的,是能把空话与现实区分开来的。反对党提出廉价的政治观点,莫名其妙的指控或不符合事实的承诺选民是不会因此动摇的,因为他们深知这是一场游戏。

正因为这一点,大部分西方媒体都非常关注土耳其的每次选举。预测埃尔多安会很快失利,但是埃尔多安却不断获得成功。 反对党吹捧新名称和另类的面孔,但是他们却不了解土耳其群体的社会和政治动态。 几乎无一例外,他们给读者阅读扭曲土耳其的图像以此来误导他们。因此,他们对土耳其大选的评估和预测都是错误的。打消包括埃尔多安受到广大人民支持下的主流观点,把边缘声音作为主流予以报道,这有损于新闻业。

反埃尔多安的一切事情都被说成是好的、合理的,实际上这根本不是好的合理的新闻工作,而是政治行动。埃尔多安习惯于这种抹黑宣传,所以同过去一样,现在他也可以轻松对待。一些分析家可能把埃尔多安强有力的领导风格和政治权威评论为“专制主义”,但这些廉价宣传方式并没有起到作用,因为普通公民很清楚埃尔多安为他们所做的事情。

我很想知道,未来日子里对环境抱有敏感态度的西方新闻界对总统埃尔多安的“国家园林”和30个中型、5个大型城市公园的竞选承诺会做出怎样的反应。此外,埃尔多安承诺年底前投入使用的新机场竣工后,原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机场所在地将被改建为城市公园。占地面积11.7平方公里的这一新公园,将是纽约中央公园的三倍大,伦敦海德公园的八倍多。毫无疑问,这是土耳其有史以来最大的绿化工程。很可能西方媒体会对此进行歪曲报道,对此视而不见。在接下来的4周时间内我们将拭目以待他们继续利用新闻业发起的抹黑宣传。

所谓的土耳其专家们将攻击埃尔多安和其对手放在首位。这也可以。但他们必须至少利用一点信誉,诚实和真理来做到这一点。撰写诋毁土耳其经济的文章,提高PKK恐怖分子的声望,将菲图拉恐怖组织的葛兰派展示的和蔼可亲,报道埃尔多安主要敌人的毫无根据的指称目的就是阻止土耳其选民在6月24日给埃尔多安投票。这仅仅说明,在西方媒体报道土耳其时,记者与政治评论家十分低下的素质。

6月24日的选举,从确保不仅对于土耳其,而且对于中东,欧洲和美国来说都至关重要的土耳其的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和安全十分重要。作为一个重要的北约成员国,土耳其的实力同时就是北约的实力,只是土耳其所面临的危险,也被视为北约盟国所面临的危险。

在任何情况下,6月24日最后的决定将是通过自由意志,而不是一些媒体机构或者是利益集团,是土耳其选民做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