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林:土耳其-欧盟关系会出现一个“零”状况吗?

总统府发言人卡林于2017年10月3日发表在《每日晨报》上的文章。

卡林:土耳其-欧盟关系会出现一个“零”状况吗?

以下是总统府发言人卡林于2017年10月3日发表在《每日晨报》上的文章。

标题:土耳其欧盟关系可能会出现一个“零”状况吗?

文章说,土耳其欧盟关系的修复取决于欧洲领导人接受一个没有不平等和不公正义的基础上建立的关系继续与否上。

土耳其为加入欧洲联盟自2005起处在了候选国地位上,土耳其在和欧洲过去的关系上一段时间是令人振奋同时许诺未来的一个新篇章的这一进程,今天带来的是一个12年前任何人都从未想到过的失望,信任的失去以及不幸的情况发生。

地区和国际出现的问题与危机在一定程度上使土耳其其与个别欧洲国家出现紧张,同时搁置了我们与欧盟的成员国进程。毫无疑问,土耳其欧盟关系需要从“零”重新开始,另外,这只有在双方相互奉行公正,尊重与平等的伙伴时才能成为可能。

针对土耳其的强硬词汇以及攻击。短期内可赢得一些人的好感,但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什么和平,安全与繁荣的保证。

明确地讲,今天我们遇到的问题远远走在了土耳其和欧洲的边界外。所处的这一全球化危机,失控的种族主义和失望的加大,影响了我们这一时代穆斯林和西方社会间的关系。

在伊斯兰和西方世界不为消除分歧以及展开有利于人类的共同利益而共同走到一起的进程中,实现世界和平和在全球建立一个相互尊重与团结生活的文化管理就将是不可能的。

个别欧洲国家为反土耳其而向右派势力发出信息,将国内政策作为了主要因素使用。

然而,十年前以可被忽视的问题开始的局面今天却成为主流政治的一部分。针对极端右翼采取妥协态度者奉行的姑息政策可能导致灾难性结果。欧洲反埃尔多昂思潮不仅使土耳其与欧洲国家间关系出现紧张,同时也使生活在欧盟国家的数百万名土耳其公民陷入危险境地。

今天的土耳其既不是1963年提出加入欧洲经济体申请的土耳其,也不是1999年被接纳为欧盟候选成员国时的土耳其。我国人口从1960年起至今增加了3倍,国民生产总值从1963年起至今则增长了80倍
 

此外,尽管有些方面视而不见,但今天的欧洲已不再是21世纪初的欧洲。今天的欧洲成为一个老旧、新纳粹极端主义,民粹主义,针对移民、穆斯林和其他人犯下仇恨罪行的欧洲。欧洲迅速恶化的安全条件以及某些欧洲国家极力向土耳其关闭欧盟成员国大门,使支持入盟进程的土耳其人人数逐渐减少。

欧洲民粹主义者将我国文化,当选领导人和我国利益作为袭击目标,而土耳其却始终以新的更加积极的态度发出呼吁。土耳其4月27日举行宪法公投后,为使双边关系揭开新篇章,总统埃尔多昂与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的欧洲领导人举行了会谈。

尽管德国政府和其它一些欧洲国家通过支持其中包括知名的PKK和葛兰恐怖组织成员在内宪法公投反对者,阻碍境内土耳其裔公民听到改革派声音的方式干预土耳其内部事务,埃尔多昂依然进行了这些会晤。

埃尔多昂总统在宪法公投结束后与欧盟官员们在布鲁塞尔举行会晤,再一次确认激活土耳其和欧盟关系。但是欧洲极端右翼派的增强,阻碍了在这一问题上的进展。

上月在德国举行的选举再一次将越来越多的反土耳其和埃尔多昂的仇恨成为本地化趋势,但是并不阻碍欧洲极端右翼的上升。德国最大政党的领导人在竞选活动期间就土耳其发表了强硬声明,但是选举结果披露出一个现实:总理默克尔的政党在2013年的100多万支持者在这一次选举中向种族主义政党AFD进行了投票。

尤其在前东德地区,极端右翼和极端左翼组织在面对中央路线的政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更甚者,极端组织在德国经济表现良好的一个时期取得如此的成就,令贫困和极端化之间的传统关系受到质疑。妥协和舒缓政策在100年之前有所作为,如今我们没有理由认为会取得成功。

我们将入盟视作是政治,经济和安全有关的战略目标。土耳其在日趋更加危险的一个世界上为欧洲的安全扮演重要的角色。

但是,我们不愿意接受双重标准,威胁和敌对态度。

如果欧盟领导人承认在不平等和不公正的基础上不能再维持这种关系的话,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方可修复。 他们应该做好尊重土耳其人民的民主选择,尊重土耳其民选领导人及把土耳其视为平等伙伴的准备。

这种情况也受用于土耳其 - 欧盟移民协议和多年前就应该授予土耳其公民的申根免签证权利。 欧洲没有兑现承诺忽略技术问题却责怪土耳其违约这是不公平的。

基于信任,相互尊重和团结的双边关系既符合土耳其又符合欧洲的利益。 然而,这不是一个单方关系,不能只由土耳其担负重任。 如果欧洲出于某种原因背离土耳其或其他国家的话,这些国家很自然会评估不同的可能性。 此外,在多边-中央形式的全球政治环境中,西方国家质疑土耳其外交政策原则的做法是毫无意义的。

相反的,欧洲人应该正视二十一世纪的实际情况,为超越更多危害到他们自身利益的欧洲中心论应该共同付出努力,并应该重视土耳其对合法安全的担忧及涉及的利益。 土耳其与欧盟关系只有在正义,平等,信任和尊重等价值观基础上摆脱双重标准和政治游戏的情况下才能“重新设定”翻开新的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