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美国对PYD/YPG恐怖组织的支持在国际法中的地位

美国对PYD/YPG恐怖组织的支持违背国际法和联合国安理会就有关问题通过的决议

专稿:美国对PYD/YPG恐怖组织的支持在国际法中的地位

美国对PYD/YPG恐怖组织的支持在国际法中的地位

美国为打击达伊莎将从叙利亚领土对土耳其发动恐怖袭击的PKK在这个国家的分支PYD/YPG宣布为陆军部队。因此美国以重型武器对这些恐怖分子进行武装并实施培训政策。

这种情况显示在反恐斗争中美国无视国际法规定以及联合国安理会就有关问题作出的一些决定。在此范围内,当看到在9·11袭击后的时期里联合国安理会在2001年9月28日第4385项会议上通过的1373号决议时,恐怖主义行为,方法及做法违背联合国的宗旨和原则,此外对恐怖主义活动提供财政资助,规划及鼓励等类似做法也违背了联合国宗旨和原则。决议中还通过了阻止对恐怖组织提供人员以及为恐怖分子提供武器,所有国家不管是积极的还是被动的都不应支持参与恐怖活动的人或机构。联合国安理会在2017年通过的2370号决议中指出各国不应支持恐怖分子。

当看到2018年2月3日阿通社就有关问题报道的消息时,伊斯坦布尔大学法学院刑事和刑事诉讼系系主任阿丹·索兹耶尔教授发表声明说,美国对PYD/YPG提供支持违背联合国安理会的决定。谈到美国武装一个恐怖组织以及为恐怖分子提供培训直接从事支持恐怖主义活动的索兹耶尔说,这种情况违背了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1371号(2001)及去年一致投票通过的2370号(2017)决议。伴随着最后做出的决议再度通过了1371号决议并且特别强调国家不应支持恐怖分子以及应阻止某些国家对恐怖分子提供武器。索兹耶尔补充说,上述决定第7条款呼吁成员国根据国际法在国家,

索兹耶尔强调,根据联合国安理会1371号决议和国际法的基本原则一个国家必须避免成立武装组织使其袭击另一个国家的边界,因此美国要对这种不合理的侵权责任承担起责任。向国际法院申诉问题可成为议程,在联合国安理会上无法对使用否决权的美国和其它国家做出制裁决定。因此美国官员正如卢安达或南斯拉夫的案子一样不可能设立临时法院。

在这一点上,土耳其或其他国家即便不是针对他们的,恐怖犯罪不是在其本国犯下的,他们也具有审讯权。例如,由于在侵占伊拉克期间犯下的战争罪,届时的美国领导人也可以在自己的法庭上审判这些国家。由此也可以评估为土耳其也有权对向PKK/ PYD提供武器的美国领导人进行审讯。索祖尔教授指出,从刑法意义上说,美国有责任对PKK恐怖组织延伸团体进行“有效的控制”。他还提醒道,美国和叙利亚不是国际刑事法院的成员国。在此背景下,迄今在越南,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等国家犯下的战争罪/反人类罪,在许多国家策划的血腥政变以及在关塔那摩实施的酷刑,国际刑事法院 并不是一个可以对美国追究责任的有效机制。

依据这些信息和评估行动的话,可以说,对恐怖组织PKK叙利亚延伸PYD / YPG提供培训,武器和弹药支持的美国不符合联合国安理会反恐1373和2370号决议。

另一方面,从近代史来分析的话,美国在这个问题上与尼加拉瓜曾出现过类似的争议。 由于华盛顿与恐怖主义组织合作,以及训练,装备和资助武装分子,在1980年代后半叶把此问题递交给了国际最高法院。该法院于1986年作出了最终裁决。 由此,国际最高法院1986年6月27日关于“尼加拉瓜和尼加拉瓜军事和准军事人员案”的判决是一个重要的先例。

在尼加拉瓜1979年左翼桑地诺革命者推翻了右翼的索摩查执政党并组建了新的联盟。由此,执政的桑地诺政府加大了军事权力,并开始与苏联和古巴的社会主义国家建立密切关系。 他们与反对社会主义世界的美国出现利益相抵触,美国政府对桑地诺政权的反对派武装团体提供军事和后勤援助,以及战术和情报训练。 当尼加拉瓜政府与美国支持的反对派团体斗争失败后,向国际最高法院对美国提出了起诉,以干预内政和使用武力为由要求对军事或半军事行动进行赔偿。

尼加拉瓜在起诉书中说,美国违反了联合国和美洲国家组织法案规定的义务。 美国则辩称,这一理由是违反国际最高法院联合国和美洲国家组织多边协议的一项决定,这不只是双方的,这一协议还会影响到其他国家,并以这种观点对此表示了反对。 根据美国的规定,国际最高法院未经各方同意无权审理此案。 最高法院认同美国提出第二项理由是合理的。因为对于第三方来说这起案件并没有违反联合国和美洲国家组织的原则。

但是,依照普通法和国际强行法裁定有权确定是否侵犯国际法。法院从这点出发进行评估并认定美国在以下三点问题上侵犯国际法基本原则。

  • 使用武力干预其它国家主权。据法院,美国通过武装,提供装备和资助反政府组织的方式侵犯国际法。据此理由是,美国支持的反政府组织在1983年到1984年间在波多黎各-桑地诺,科林托,波托西,圣胡安实施袭击,侵犯尼加拉瓜领空,领海和内部水域被布设地雷。
  • 鼓动违反人道法基本原则的行动。法院在这一方面对美国在以其公开和具体的方式支持的游击战中所进行的心理战有关的具体证据引起了注意。
  • 侵犯双边友好贸易和航行协议。法院在这一方面强调美国分别在1981年和1985年实施的经济制裁和全面制裁违反了上述双边协议。

出于所有这些理由,法院根据国际普通法裁定美国向尼加拉瓜支付后来将确定的170亿美元赔偿。

尼加拉瓜案中法院以12票对3票通过的决议,从一些方面来讲具有重要意义。首先,法院认定美国向反对尼加拉瓜政府的反对派力量提供武器,训练,装备和资金;除了这一支持之外,还对尼加拉瓜进行包括使用武力在内的干预,侵犯了国际法范围内“不对他国使用武力”的条款,干预尼加拉瓜内政损害其独立主权。从这些裁决可看出,国际法院确认美国支持反政府武装并在多个领域提供支持;所以,指责美国对上述活动负有责任,并作出有利于尼加拉瓜政府的裁决。这种情况首先与《联合国宪章》第二条中禁止使用武力的条款相违背,意味着干预其它国家的内部事务。国际法院也认定美国针对尼加拉瓜侵犯禁止对他国使用武力的律师法。后来国际法院调查美国对反政府武装提供的支持之规模,并评估这一支持是否具有武装袭击的层面。在这一问题上,国际法院称“武装袭击”的概念仅限于武装部队实施的活动,并不包括对反政府武装的武器,后勤或其它类支持。

国际法院认定,一个国家向另一个国家派遣武装团伙足以构成武装袭击,但是向这些团伙提供武器援助或者支持不被接受为武装袭击。

这一情况,被迫必须进行赔偿额的国家在国际领域的威信将消失,则是无疑的。

在对恐怖分子提供数千辆货车武器援助的美国一旦得到不利其的起诉,首先,PYD/YPG 与 PKK间的关系很有可能将被人争论。在这一要点上,2016年4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卡特在参议院武器服务委员会回答参议员提问时对PKK 与PYD/YPG的关系发表的声明曝光在媒体上。

.[1] 参议员 Lindsay Graham在问道:你们听说过 “PYD和YPG吗? 回答“是” 的Carter, 对参议员“这些是什么人“的提问则回答说, “库尔德团体“。

面对参议员Graham'有关 “YPG, 是PYD’武装分支?” 的提问时回答 “是, 对的” 的卡特表示,报告中指出了他们与PKK有关或至少有重要关系。[2] 参议员Graham在说 PKK’对土耳其来说是恐怖组织之后,卡特回答: “PKK 不光是土耳其,在美国也是恐怖组织.” 。卡特讲话中的因素,可以看到在PKK-PYD/YPG 关系上华盛顿政府高层发表的声明。

对此问题, 华盛顿邮报于2018年2月7日刊登的专栏作家的文章[3] 称土耳其因恐怖组织PKK在叙利亚的分支PYD/YPG’得到的武器而准备向美国进行起诉的作家Nedim Şener辩称在此问题上问题上诉的准备向美国兴建anıt vere方可袖哈梅内伊的画像。为时过晚。

这样的一个官司一旦被起诉,对恐怖分子提供武器的美国,在宣称PYD/YPG与 PKK 间没有关系。可是,在 PKK-PYD/YPG 关系问题上, 美国政府手中也有报告。

事实上,认为不必寻找更多证据的Şener说, 2016 年4月, 在美国参议院武器服务委员会上参议员Lindsey Graham’的提问,被时任美国防长的Ashton Carter曾承认这一关系的存在。

为此,作家补充说,让美国判刑的这一证据在美国参议院有记录。

另外,近期在国家媒体可看到对此问题的许多新闻。[4]这些,新闻总体来说在对美国向叙利亚的恐怖组织PKK发挥主要作用的YPG’给予的支持进行的争论中,表达了要将土耳其的观点反映在国际平台上,以及强调美国进行了武器援助,并从得到地缘支持的YPG/PYD 和PKK 关系得到证明出发,认为美国按美国宪法背道而驰犯下了罪行。“如果愿意的话,可以被起诉,”人们这样说。在这一要点上,奥巴马出任美国总统时白宫拟制的报告以及成立的反恐情报部门也被人提醒。报告指出,PYD 和 PKK的关系在被强调的同时, 处在美国宪法中的“支持处在名单中的恐怖组织就是犯罪”的条款被人认为可能会成为议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