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耳其展望中东 07

随着2018年1月20日土耳其对阿夫林发动的橄榄枝军事行动重新改变了叙利亚格局。

从土耳其展望中东 07

随着2018年1月20日土耳其对阿夫林发动的橄榄枝军事行动重新改变了叙利亚格局。土耳其近1年来一直在为阿夫林军事行动做准备。凭借一个非常专业和良好的策略围攻阿夫林地区的土耳其武装部队在1月20日发起橄榄枝行动并不足以为奇。事实上,过去一年内都有报道说俄罗斯不允许发动阿富林行动。但是事实上俄罗斯一直都在关注土耳其军事行动筹备过程,局势并按照土耳其的意愿发展。土耳其与俄罗斯悠久历史的合作关系使两国尤其是在联合军事行动方面近期展开了情报领域方面的合作。如果这种深入合作继续下去的话,继阿夫林后在穆尼比奇也将继续展开。美国把被定义为恐怖组织的PKK分支PYD称之为“民主力量”试图使其成为一个合法政党的做法却落空了。 正如PYD对土耳其安全构成威胁一样,它也危机到俄罗斯的利益和伊朗的安全。美国过去两年试图组建一个由PYD组成的恐怖军队,并计划在未来阶段用这一部队在叙利亚与俄罗斯作战。

美国正如在叙利亚一样在伊拉克,海湾,土耳其,伊朗等国家一样致力于采取多种战略。针对美国在叙利亚采取的战略在索契展开的全国对话大会提出了替代解决方案。但是索契大会之后在阿夫林发动的橄榄枝行动及在伊德利卜俄罗斯战机被击落事件使的土耳其-俄罗斯关系更为重要。埃尔多安说,在阿夫林成功展开军事行动的土耳其在完成这一军事行动之后将向曼比奇和雷苏拉因泰尔阿布亚德进军。美国就曼比奇军事行动发表声明。甚至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发表声明说我们愿意就此问题展开磋商。美国官员在访问土耳其时寻求解决曼比奇问题的办法。因为在曼比奇美国与土耳其之间有可能发生的冲突会引发北约危机甚至解体。我们可以回想起在对阿夫林发动军事行动时北约发表声明支持土耳其的反恐斗争。在这种情况下,承认阿夫林的PYD为恐怖分子之际,不承认其它地区的PYD为恐怖分子这样不重视土耳其的敏感的话,就会加剧国际机构冲突和危机。从俄罗斯角度来看,在阿斯塔纳和索契进程成功之后促使土耳其俄罗斯关系恶化的努力似乎加大。

首先抛出PYD恐怖组织从其它地区向阿夫林进行的军事和武器援助经过俄罗斯监视点的消息,从而企图在土耳其社会舆论中制造反俄罗斯气氛。后来则编造涉嫌在伊德利卜击落俄罗斯战机的反对派受土耳其支持的新闻,企图引导俄罗斯的社会舆论。但是,由于两个国家都明白此类黑色宣传的目的是企图破坏关系,所以进一步加强了密切关系。甚至俄罗斯和土耳其共同生产直升机有关的协议也在这些消息传出不久签署,从而成为对此类图谋的答复。

美国在叙利亚的存在取决于阿萨德政权和PYD恐怖组织。

看来美国为使阿斯塔纳和索契进程以失败告终而将PYD恐怖组织当作武器来使用。美国所控制的叙利亚谈判代表团宣布缺席索契会议,宣称理由是反对任何包括阿萨德的解决方案并非是偶然的事情。美国深知尤其伊朗反对不包括阿萨德的解决方案,所以在这一方面对一部分反对派组织予以鼓励。同时,阿萨德为继续留任执政而将美国的这一立场当作武器来使用。我们应该记得,米赫拉奇-欧拉(阿里-卡亚里)利用伪造的身份证参加索契会议就是阿萨德的一个阴谋诡计。

美国和阿萨德政权竭尽全力保障彼此的存在。美国在没有阿萨德的叙利亚的存在将引发争议,而叙利亚如果没有美国,也就不需要阿萨德。从美国角度来讲,把阿萨德赶下台并不是首要工作,甚至只有在阿萨德继续执政的情况下,美国在叙利亚的存在才能够得到保障。

面对所有这些局势及美国在叙利亚的举措,索契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为日内瓦进程建立政治和平战略创造了机遇。不过如果不充分利用这一机遇,美国的干预行动将很难使日内瓦和平进程取得成果。我们可以启动一个以俄罗斯-土耳其为中心、在伊朗协助下的新的进程。三位领导人在计划于3月份召开的伊斯坦布尔峰会上将商讨叙利亚政治和平以及阿夫林军事行动后土耳其的计划。我们可以说,在索契大会上未能为达成共识奠定基础的课题在伊斯坦布尔峰会上通过磋商将可以取得结果。

以上是俄罗斯研究所主任,安卡拉伊尔德勒姆拜扎特大学教授伊尔马兹的相关评论,感谢收听,再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