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19:夜生活

一名在土耳其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带您走进千面土耳其。

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19:夜生活

夜·生活

电影《我的父亲 我的儿子》片尾有个片段是主人公从伊斯坦布尔回到爱琴海边的家乡海边小镇后,一个晚上和朋友一起在海边吃饭。他们配着鱼喝着一种泛白的酒,主人公的一个朋友问主人公伊斯坦布尔和家乡小镇之间的区别。我记得主人公说“我想把那里的都带来这里,也想把这里的都带去那里。”

所以,今天我想说的并不是电影,或者伊斯坦布尔和爱琴海小镇之间的区别,我是想说他们到底喝的是什么东西。我觉得这部电影的这个场景几乎是我印象中关于土耳其夜生活的第一个场景。海边一边吃鱼一边喝点酒,有文化的主人公和自己的朋友还能偶尔吟几句诗,土耳其夜生活的第一印象就是这部电影留给我的。后来,来了伊斯坦布尔后,我了解到他们喝的那种泛白的就其实就是土耳其的特色酒-茴香酒。土耳其人管它叫RAKI,音译的话就是“拉客酒”。

土耳其说拉克酒最好的下酒菜就是“聊天”。虽然喝拉克的时候有很正式的一道喝酒程序,比如会有特定的配酒菜,但一旦坐在拉克酒的酒桌上,真正重要的就是朋友之间的开怀畅谈了。外国人有点难理解土耳其人对拉克的热爱,据说有两个德国人就十分好奇这种痴迷,所以德国人汉克和卡尔就决定亲自到伊斯坦布尔的一个MEYHANE去亲自感受一下。俩人走进塔克西姆附近的一个MEYHANE之后,不知道怎么点菜,就随便坐在一对土耳其人的桌边,看着别人点的也找点了一份。拉克上了之后,配酒菜也都一应俱全了。两个德国人就准备开始了。

汉克先喝了一杯,喝完后卡尔问他感觉怎么样?

汉克说,没什么感觉,接着喝吧。

于是汉克又喝了一杯,喝完这杯后,卡尔又问他自我感觉怎么样?

汉克还是说没感觉。于是俩人就接着喝了几杯,哐啷哐啷下肚后。

卡尔又问了汉克,你现在感觉怎样?

汉克说:“卡尔呀,你现在别管我感觉怎样了,来来来,咋们聊聊德国现在这个情况吧!”(这里面的笑点就是,土耳其人拉客喝的有点热之后就喜欢讨论土耳其的国家大事,所以这里德国人汉克喝高之后也开始要讨论德国的国家大事)

土耳其人喝拉克酒一般会比较喜欢在家里,但现在伊斯坦布尔也有很多很好的专门喝拉克酒的酒馆,这种酒馆被称为“MEYHANE”。

1890年一个叫做ASTERI的希腊人在今天伊斯坦布尔的巴拉特区开了一家小酒馆,这个酒馆被命名为希腊语广场意思的AGORA。ASTERI的小酒馆因为出售便宜的葡萄酒而迅速走红了,但这种酒馆的走红却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发生在上百公里之外伊兹密尔的一个爱情故事。

1959年在伊兹密尔医学院读书的年轻学生奥努尔·山力(ONUR ŞENLİ)疯狂爱上了一个姑娘,但不幸的是他的爱并没得到姑娘的回应,单相思的爱恋折磨着年轻的医学院学生,于是奥努尔开始买醉。伊兹密尔的AGORA区有很多可以喝酒的地方,所以奥努尔就经常出入这些地方,有一天喝完酒回家后奥努尔给自己心爱的女孩写了一封信。清醒过来后,奥努尔发现这封信写的有点像诗歌,于是就把自己的这封信发表在了院系的期刊上,阴差阳错这个发表的诗歌被伊兹密尔的一个报纸发现并转发了出来,结果这首包含着对自己爱人思念的诗歌受到了人们热烈的喜爱,被迅速谱成歌词,又很快成为脍炙人口的情歌。

诗歌中的AGORA这个词的出现,被后来的听众误以为就是伊斯坦布尔的AGORA,于是人们就开始蜂拥往巴拉特区的ASTERI的酒馆,这种酒馆形式就这样阴差阳错的成为了流行的酒馆形式。后来AGORA的名字被改为’MEYHAN’,也就是波斯语“酒馆“的意思。

奥努尔的诗最初叫 夜晚,葡萄酒和爱,后来被报纸编辑改为AGARO MEYHANESI。

其中的一些句子是这样的:

过一会儿,歌曲会停止,酒杯空置

希望幻灭,开胃菜也没了

过一会儿,从山顶上会升起蓝色的月亮

降临在这座沉醉的城市之上

过一会儿,雨也会停

请你别这样看着我这个愁眉苦脸的人

也别管手绢上那块鲜红的血渍

明天洗衣女工会装作不知道的把它洗干净

只要你幸福就够了,没有我又会怎么样?

我说过呀,这里是AGORA MEYHANESI

是你唯一优点挑战你所有缺陷的地方

这里是AGORA MEYHANESI

是喋血的幸福人的世界。

 

作者:伊斯坦布尔大学社会学在读博士 张守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