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40:贝西克塔斯寻常的一个晚上

一名在土耳其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带您走进千面土耳其。

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40:贝西克塔斯寻常的一个晚上

贝西克塔斯寻常的一个晚上

 

前不久的一天,我约了很久没有见面的一个同学在贝西克塔斯见面。贝西克塔斯有一家很好吃的饺子店,最近我去那边吃饭都喜欢去那家饺子店。饺子店就在贝西克塔斯市场的附近,在一条满是咖啡馆的小街道里,这个叫做“锡诺普”的饺子店挤在中间,石板铺成的街道最多可以容纳一辆车通过,店家都喜欢把桌椅摆在路边的人行道上,本来就不宽敞的路面变得更加拥挤。然而,土耳其人也颇喜欢露天的环境,就算店里有空位,人们也不愿意在天气尚好的时候坐在室内,所以路边的露天桌椅就格外抢手。

贝西克塔斯是个很年轻的地方。我来的那天下午正好赶上贝西克塔斯球队的比赛,街道上穿着黑白球衣的球迷聚在一起庆祝自然不必说,就是坐在街边看来往的行人,也十有八九都是匆忙从一处赶往另一处的球迷们。街上喧闹声比往常会更多一些,但一点也不会影响到路边咖啡馆里聊天的人,就像偶尔的一些背景声反而更能让人专注一样,轰轰烈烈的街道里传来的声音在咖啡馆里缓慢的沉降了下来,这个过程让尽在咫尺的街道似乎变的遥远了起来。这是一种奇怪的空间构造,用喧闹的不同程度在一个平的空间里制造出了落差。

而我要说的饺子馆就在这样一个落差的谷底。土耳其的饺子叫做MANTI,据一个有些汉语造诣的土耳其朋友自己的推测,他认为这个词很可能来源于汉语“馒头”这个词。他说可能是以前突厥人还生活在中国北方的时候见识过中国人的饺子和馒头,后来就搞混了这两个食物,所以虽然学着饺子的样子做出来的仿制饺子却被称呼为了馒头。我觉得他说的这个还是很有道理的。贝西克塔斯的这家饺子店里我和很多朋友来过,也有几位从国内过来的老师,差不多有朋友来我都喜欢带他们来吃这里的饺子。这种饺子皮非常薄,里面一般都是肉馅儿,他们会用盘子装满一盘饺子,然后在上面浇上浓稠正好的酸奶,然后再在酸奶上放上调制好的辣椒油。刚开始,我们会很自然的觉得酸奶的这种操作实在是脑洞大开,超乎我们的想象。吃习惯后,我其实还是很享受这种调味方式。酸奶的酸和醋的酸虽然是有差异,但从功能上来说都差不多。

饺子的分量和我刚来土耳其时几乎是一样的,但价钱涨了好多。我告诉苏莱曼最近很多单位都在裁员,有很多人的日子不太好过。他告诉我,毕业后可能会去阿玛斯亚那里的大学教书,想离开伊斯坦布尔。因为这里实在太吵了。虽然伊斯坦布尔让我的朋友苏莱曼很累,但他也觉得贝西克塔斯是个不错的地方,这里充满了活力,我们吃完饭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年轻人感慨,似乎忧愁和烦恼无法企及20岁的时光,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好像青春是一段被隔离在尘世之外的时间段,一段用来回忆的礼物。

后来,我们吃过饭又来到了我很熟悉的那个叫做诗人咖啡馆的地方,苏莱曼说他这一个月以来情绪都很不好,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似乎在贝西克塔斯这种充满着年轻人的地方特别适合将一些年轻时候的回忆,苏莱曼告诉了我他高中时候的一个青梅竹马的故事,多年过去当他已经结婚生子之后,有一天又偶遇了那个女孩,发现曾经似乎已经遗忘的感情被眼前这个人又唤醒了,尤其在他得知她过的并不是很幸福后,心情就更加复杂了。在诗人咖啡馆苏莱曼给我看他写的一首诗,前一段时间我曾经在脸书上看到他分享这首诗,当时没注意,就感觉写的很长。今天听他这么说,看他把自己的感情收拾的小心谨慎,字里行间都流露着自己的克制和热情,让人感慨。不管在什么时代,人们心里的美好都是存在的,可能很多人在今天已经很难再对什么长情的东西产生相信,尤其是在快速消费的观念之下,真正的欲求已经完全让位给了空洞的购买,爱和感情在我们已经认为变味了的时候其实还保存在人的心里。不管在什么时代,还是在什么国家,人之间一些基本的情感都是一样的,也是不可遗失的。

在贝西克塔斯这样的地方,适合回忆人性里美好的感情,也适合当下体验。

作者:伊斯坦布尔大学社会学在读博士 张守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