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野49

在我们所处的全球化时代从许多方面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全球视野49

全球视野49

在我们所处的全球化时代从许多方面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过去的年代无法承受的变革,很快进入到我们的记忆中。社会学家大卫(David Harvey)称这一情况是“时间与场地的碰撞”。换言之,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

这一时期的事件,关系,变革,演变十分地快速。而遥远地理显得很接近,近地理的距离则被拉开。早先不知道的事情知道了。容易知道的事情,却让人摸不着头脑。正如卡塞提(Ortega Gasset)所述,“未来的文明,可以说是一个困难重重的问题。在发展壮大的时候,面临的危险也就更大”。

生活一天比一天好以及更加地美好,但上述这些问题也是无法避免的,它会更加复杂,更加艰难。

现在我们播报安卡拉伊尔德勒姆·贝亚兹特大学政治信息学院院长布尔布尔教授兼博士(Kudret BÜLBÜL)对此问题的评估。

他说,我致力于要说明的要点是:和传统的时期相比,在与更多不同文化,不同身份,不同组织共同生活的时候,就存在一个个人,团体,组织,国家与其他人或部门间的语言与言论以及位置的问题。

因为,传统的关系消失,生活被许多方面所搅乱,要与不同身份的人处在同一环境,而增加了问题的不确定性。

今天,全球上出现的排斥,憎恨,边缘化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一不明朗化导致的。

所使用的语言,或者地位,实际上在正常时期也很重要。

但一旦不明朗,面对对方所使用的方法,语言和地位,在个人,团体,组织或国家间关系的形成中会产生很多地影响。

在正常时期,或者不明朗的时期,可被认为将是令人喜欢的举动,会因不明朗的情况而变得十分地紧张。

反对党和执政党怎样使用一个语言/说法/位置?

作为个人,社会,组织和国家,如何与我们四周的人,类似我们的人, 或者与我们不同的人怎样使用一个语言以及去讲话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部分不赞同的行为和言语的理解来说是有意义的。 我将在以下文章中从个人角度来谈谈这个问题。 但所提出的观点很容易从社团,组织和政府间关系层面加以说明。

 

在人际关系中应该如何定位? 你是否会经常使用不满的言语/话语来反对他们? 你是否会经常使用一种批评风格言语? 或者无论是谁,你都会在建设性关系中使用权力语言呢?

 

我通过参加一项会议阐述了我想要表达的意思。 我曾被邀请参加伊斯兰国家前部长,议员和舆论领袖出席的一项会议。 在酒店召开的会议是一项非公开闭门会议。 但是气氛非常活跃。 当每位演讲者上台时,都用阿拉伯语兴奋地发表演讲,大厅内口号声不断。

 

到我发言时,我发表讲话说道:是的,伊斯兰世界遭遇极其痛苦及极度摧毁性的问题。 但这却是一项闭门会议。 我们应该深入处理这些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正如你们所预测的一样,在带有火药味的演讲中,与会者让我保持冷静,我的讲话是会议中获得掌声最少的演讲。

 

然而,这次会议教会了我三种演讲语言,三种类型的定位。

第一语言/话语/定位是街道或表演语言/话语/定位。 街头语言是一种时不时使用的高效语言。 有时也是集会,示威,抗议活动为达到目标使用的最有效方式之一。 与7月15日一样,有时用任何方法都无法获得的信息或立场,但却可以通过街头语言来达到预期效果。 但街头语言是必要情况下使用的一种有效的语言。 通过不断地在街头,街头语言传达信息是无法建立一致和永久性关系/体系的,是无法建立文化深度及文明财富。 我所谈到的闭门会议的语言是演示语言。

 

第二个是反对派的语言。反对派语言滞留在系统内部,从不确立一个目标,只是一种抨击执政者,管理者和管理层的语言。那些经常抱怨员工关系的人,从推出解决方案,而总是提出批评的政党就可成为典型的例子。仅仅批评的态度可能会从无效批评延伸至摧毁性批评。如果提出带着解决建议的批评,或者提出建设性的批评,则会推动个人和机构进一步取得进展。

第三个是执政党语言。包容,建设性,创造性的一种语言/说法/定位。这种定位形式不仅适用于执政的政党,而且还可适用于个人。一些人不是用示威或者批评性语言,而是用执政语言建立关系。致力于使周边的圈子成为自己道路上的一个组成部分。年轻时或许更具反响力,使用更具反对性质的语言,这可被视为正常行为。因为青年时代,用我们的语言美其名曰“耿直豪爽”的年代。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或者职位的晋升,您被期望更多使用执政者语言/定位。“带着皇冠的头更加沉重”。试想一下,年龄到了一定的岁数,老大不小,职场上晋升至一定地位,却在人际关系中展现出好似要举行示威的态度,或者像对结果毫无用处的顽固反对者。人到一定的年龄和地位,应表现出更加端庄,冷静安稳的态度。针对别人使用颇具建设性,创建性的语言,总会为个人,社会,组织和国家做出贡献。人际关系中的自我定位,会直接影响着我们所使用的语言。

除了这三种语言,还有一种为获得一定的利益而总是向对方点头的媚态语言。由于没有任何创造力,所以不应将此单独视作一种语言。

如果将示威和反对派语言相比较,执政者语言需要一定的成熟性和经验。使用执政者语言可能还需要一段进程。执政者语言是可从一定的错误吸取教训和发展的语言。

那么您在日常生活中大多数情况下如何定位自己,使用何种语言?

以上我们播报的是安卡拉伊尔德勒穆百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比尔比尔教授就有关问题进行的评估。

 

 

 


标签: 全球视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