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穆斯林:走向光明的日子

生活在菲律宾南部民答那峨(Mindanao)岛的摩洛穆斯林,也许是人类历史上遭受痛苦时间最长,最受痛苦之疲累的地区。

摩洛穆斯林:走向光明的日子

 

摩洛:走向光明的日子

生活在菲律宾南部民答那峨(Mindanao)岛的摩洛穆斯林,也许是人类历史上遭受痛苦时间最长,最受痛苦之疲累的地区。随着16世纪开始的充满痛苦、鲜血、迫害、苦难与死亡的一个进程,如今变成了一定程度的希望。地平线上出现的一束光,让摩洛儿童止住眼泪,走出黑暗,能够在不失去父母的情况下轻盈走向未来。

以下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白扎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勒布里的相关评估。

摩洛,是在突厥语地区的日常祈祷中与巴勒斯坦,厄立特里亚和克什米尔等受压迫地区一同被纪念的地区。也许广大群众通过萨利赫·米尔扎拜璐(Salih Mirzabeyoğlu)的那一令人感触万千的诗《光明战士-摩洛传奇》了解摩洛。但是现在,等待着摩洛穆斯林的是一个不同的未来。

我将围绕1月21日进行的公投进行评析。

摩洛简史

伊斯兰教进入菲律宾群岛,与该宗教进入远东其它地区并传播没有任何区别。摩洛人也通过穆斯林商贩接触伊斯兰。随着时间的推移,伊斯兰教就传遍在地区。直至16世纪,当地的穆斯林群体在自己的国家维持着生存。

摩洛穆斯林与西班牙人在1521年爆发冲突。可以说,随着安达卢西亚的沦陷,冲突蔓延至菲律宾,自那时起至今以不同的形式持续约500年时间。

20世纪初在菲律宾南部几乎所有的地区占多数的摩洛人,由于同化以及人口结构的改变,穆斯林人口在众多地区处于少数地位。先是西班牙人,20世纪前半期管治地区的美国和后来菲律宾所奉行的政策,使得穆斯林被迫死亡或移民。我于2016年访问可塔巴托(Cotabato)省,期间见证了被迫离开家园的摩洛人,因不被允许在陆地上安居,被迫生活在河上搭建的简易帐篷里。

20世纪60年代,摩洛穆斯林为抵制消灭政策而发起有组织的抵抗运动。他们在不同的时期以不同组织的名义维持这种抵抗运动。基于这些斗争,伊斯兰解放阵线领导人哈希米(SELAMET HASHIM)以及其在2003年死亡后,哈吉木拉特-易卜拉欣持续与菲律宾的谈判。为结束这一持续40年,造成12万人死亡,200万人被迫迁移的内战,菲律宾政府和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MILF)于2012年签署框架协议。2014年,为监督和平进程而成立“独立监督委员会”。菲律宾现任总统杜特尔特在2014年的竞选活动期间曾作出在摩洛建立自治区的承诺。

公投结果及意义

2019年1月21日进行的公投以80%的选票同意摩洛穆斯林建立自治区。今后将成立一个拥有80名成员的“邦萨摩洛(Bangsamoro)过渡管理局”。 扮演一种议会角色的这一管理局,将直至2022年管理邦萨摩洛。

随着公投的通过,地区75%的税划分给地方政府,25%则将属于中央政府。

自然资源收入的75%将由摩洛地区支配,其余25%则将缴纳给中央政府。邦萨摩洛穆斯林可以在地区实行不同于菲律宾的伊斯兰法。摩洛地区的基督教徒则可以受制于菲律宾国家法律。

摩洛穆斯林在内部事务中可以完全独立,而在外交和安全等方面则受菲律宾政府的约束。

摩洛穆斯林的需求

和平进程的支持: 无论在世界何地,和平进程的维持十分困难。过去的经历,使得双方之间继续的和平谈判始终存在回到起点的风险。所以,国际社会对菲律宾的这一进程将给予的支持极为重要。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来出生于邦萨摩洛附近的一个地区,在这里度过儿童时代,并与摩洛人有着良好的关系,这对于和平进程是一个极大的机遇。据此,为继续维持这一进程,支持和鼓励杜特尔特十分重要。为避免达伊沙恐怖组织破坏这一进程,必须保持警惕。

不仅限于人道主义援助的必要性:500年以来进行自由斗争,并为此付出沉重代价的一个社会群体对人道援助的需要是不可争议的。我在以上所述的访问期间曾获悉,地区有26个国际组织,伊斯兰世界则只有土耳其人道援助基金会(IHH)。毫无疑问,应加大对地区的人道援助。

与此同时,正如我在上一期节目中所提到,(https://www.yenisafak.com/hayat/filipinlermoro-muslumanlari-ve-otesi-2556104)摩洛穆斯林在自治进程中需要远超人道援助的支持和帮助。长年来为维持生存而多数聚焦于冲突的一个社会,将需要一个管理经验,以便在这一进程中组建一个自治政府。他们在政治制度、公共财政、地方行政、中央官僚机构、大学教育和司法等领域需要合格人才和经验交流方面的支持。为避免摩洛穆斯林长达500年的斗争因为错误的方法和人选而化为乌有,全世界摩洛志愿者在这方面需要做了大量工作。

即便不设学院,各所大学在卫生领域以及在自治政府的建立过程当中可能需要的法律,公共管理和地方行政等领域开设高等专科学校,将对许多问题的解决作出贡献。

土耳其对全球和平的贡献价值:为推进摩洛和平进程而成立了一个包括土耳其在内的国际委员会。除了这一委员会之外,还组建了一个监督委员会。应摩洛穆斯林的要求,在这个由5个人组成的委员会中,还有一家土耳其民间社会组织参与。侯赛因-欧卢奇代表土耳其人道援助基金会(IHH)成为该委员会成员。该代表团进行着和平进程有关的监督工作。

尽管公民还没有意识到,土耳其以其历史,经验和全球影响力,是对全球和平与安宁能够做出最多贡献的国家之一。这种支持不仅通过国家层面,正如在菲律宾的例子,还可通过民间社会组织和大学机构来提供。

摩洛穆斯林经500年的斗争而如今所取得的进展极为重要。为将结果为两败俱伤的冲突抛在后面,为使公投结果为摩洛穆斯林和菲律宾人以及人类带来和平,为使摩洛人的孩子们怀着安全感展望未来,所有人都应为这一进程的继续而做出贡献。

以下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白扎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勒布里的相关评估。

 


标签: 菲律宾 , 自治 , 摩洛

相关新闻